首页 | 新闻 | 房产 | 家居 | 汽车 | 团购 | 购物 | 二手 | 分类 | 黄页 | 教育 | 论坛 | 招聘 | 健康 | 旅游

最新牌九分析仪白牌

2016-06-30 15:41:10 来源: 打跑得快的作弊技巧 我来说说:659阅读:37409385

字号:小中大

最新牌九分析仪白牌
原标题:快要拆迁商务楼被低价拍卖 官员之妻参与竞买获利

  位于浙江金华市区的一幢商务楼因房主银行贷款逾期遭法院执行拍卖。在房主对房屋评估价值过低提出异议的情况下,法院仍以3110万元将该商务楼拍卖。成交不到一年,新房主就在金华市二七新村区块改造工程中获得了1亿余元拆迁补偿。记者调查证实,在低价购买该商务楼并获得高额拆迁补偿的过程中,时任金华市二七新村区块改造工程指挥部副总指挥沈兆春的家人占有15%的股份,以此获利千万元。   据新华社

  快要拆迁商务楼被法院低价拍卖

  2011年,浙江高恒集团有限公司因经营所需,将位于金华市解放西路298号的一幢九层商务楼抵押给金华银行。2013年贷款逾期,金华银行通过诉讼,由金华市婺城区人民法院作出判决,对抵押房产进行评估拍卖。

  婺城区法院委托金华市立盛资产评估公司对该房屋进行评估,评估价为4043.93万元。对此,高恒集团提出评估异议,认为这一价格严重失真,远低于市场价格,希望能够延缓执行,待拆迁后用拆迁补偿款偿还贷款。“金华市二七新村改造工程指挥部此前已经对该房屋进行了摸底排查,预评估价为9000多万元。”高恒集团负责人告诉记者。

  婺城区法院执行局局长胡建红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接到高恒公司的书面异议后,法院司法技术管理部门作出复函,认为评估程序合法、价格符合实际。对于当事人提出房屋将要拆迁的情况,法院也向有关部门查询,金华市建设局2013年7月16日回复“目前该地块还不属于征收范围”,实际确定拆迁的时间为2014年9月1日。

  此后,法院以网络拍卖的形式将该商务楼拍卖,2014年1月13日与虞某等4名联合参与竞拍者签订《拍卖成交确认书》,成交价格为3110万元。

  房产未过户新业主就获赔亿元

  法院拍卖结束后不到一年,金华市二七新村区块改造工程正式启动。该商务楼被改造工程指挥部指定另外一家评估公司评估,评估价格为9400余万元,结合其他补偿,该商务楼新业主共获得1.003亿元拆迁补偿。

  时隔不到一年,房地产市场未出现巨大波动,为何两家评估公司对同一幢房屋的评估价格相差一倍多?房产评估专业人士认为,尽管法院拍卖的评估价格会比市场价格有所下浮,而拆迁时的评估往往就高不就低,两家评估公司的评估价格出现差异是正常的,但相差一倍、高达数千万元的差距显然存在问题。

  金华市二七新村区块改造工程指挥部征收处有关负责人表示,二七区块改造是金华市重点棚户区改造项目,拆迁工作备受关注,拆迁补偿按照统一标准,必须做到公平公正,不可能存在过高补偿的情况。

  据高恒集团介绍,截至目前,该房产仍在高恒集团名下尚未办理过户手续,而依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以及拆迁条例,根本不应将拆迁补偿款给他人。

  拆迁官员借不对称信息“致富”

  据了解,拍得高恒集团商务楼的4名自然人并非实际购买人,真正的购买者另有其人。当金华市二七新村区块改造工程指挥部副总指挥沈兆春因涉嫌拆迁腐败被检察机关调查后,幕后黑手逐渐显露出来。

  记者从金华市婺城区检察院证实,时任金华市二七新村区块改造工程指挥部副总指挥沈兆春的妻子以他人代持的方式,拥有高恒集团商务楼拍卖房产15%的股份。以此计算,沈兆春及家人获利千万元。

  据了解,沈兆春涉嫌犯罪均与其拆迁工作岗位相关。他在担任杭长线副总指挥、城东街道书记,在城东街道上浮桥村拆迁过程中,得知杭长线建设要经过上浮桥村的拆迁安置小区,随即让其妻以他人名义获取上浮桥拆迁安置地块,再通过拆迁补偿获利数百万元,这些款项全部汇到了沈兆春妻子的账号。

  沈兆春和妻子目前已被检察部门批捕,相关司法程序正在进行中。

  “从涉及拆迁腐败的案例来看,不少腐败官员都是利用信息不对称来获取利益。”浙江金道律师事务所王全明律师认为,由于职务原因,这些负责拆迁的官员可以提前掌握拆迁的准确信息,从而提前布局从中获利。在实际操作中,腐败官员往往以亲友的名义藏身幕后进行操作,很难掌握证据。

  高恒集团负责人认为,从低价拍卖到高价获赔,不仅需要对拆迁工作熟悉了解,还需打通评估拍卖等多个环节,希望有关部门梳理亿元拆迁补偿款去向,找到更多隐藏在幕后的“拆迁黑手”。

延伸阅读

  • 社会
  • 娱乐
  • 国内
  • 国际
  • 广西
  • 桂林